基于《悉尼协议》的高职高专院校专业建设改革思路

2017-11-23高楚云等

一、我国高职教育加入《悉尼协议》的意义

(一) 《悉尼协议》简介

   为了满足工程教育标准化及工程师的跨国就业, 20世纪80年代, 美国等国家的民间工程专业团体发起和联合研究、制定了包含工程教育标准、继续教育标准、工程师认证标准及认证机构标准等内容的成员国相互承认的国际协议, 包括6个协议, 其中《华盛顿协议》 (Washington Accord, 缩写为WA) 、《悉尼协议》 (Dublin Accord, 缩写为DA) 、《都柏林协议》 (Dublin Accord, 缩写为DA) 等3个是关于各类工程技术教育专业的学历互认协议。《华盛顿协议》1989年签订, 一般是4年制工程技术人员学历资格互认, 按我国教育体制来说相当于大学本科教育。《都柏林协议》2002年签订, 一般是2年制工程技术人员学历资格互认, 按我国教育体制来说相当于中专教育。《悉尼协议》2001年首次缔约, 按我国教育体制来说相当于高职高专教育, 现有成员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新西兰、南非、英国、美国、韩国等8个国家, 以及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两个地区。

(二) 为了使我国高职高专教育走出去, 急需加入《悉尼协议》

   2015年, 我国工科在校生数量总计约1072万人, 位居世界第一。其中, 专科生478.8万人, 本科生524.8万人, 硕士生55.5万人, 博士生13.5万人, 我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程教育大国。借鉴德国模式、新加坡模式、英国模式及产学合作、工学结合等等, 也大多是偏于教育者自身的需求方面, 我国高职教育在质量上尚未充分满足社会对工程技术职业人才的需求。国家层面先后实施了骨干校、示范校建设, 我省(湖南省)也实施了技能型名校的建设, 旨在通过这些项目的建设, 真正打造一批具有竞争力的优质高职院校。虽然高职教育项目建设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和一批标志性的成果, 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 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需要我们解决。

   2016年6月,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代表我国正式加入了《华盛顿协议》, 实现了我国大学本科工程教育专业及工程专业工程师被成员国直接认可, 为我国大学本科工程教育及工程师国际化、标准化认证创造了条件。但是, 我国尚未加入《悉尼协议》, 我国高职高专工程教育及工程技师没有被其他国家认可的机会。1992年11月10日,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原则通过《建筑学专业学位设置方案》, 是我国开创专业认证的标志。1997—2007年我国高等教育评估与认证工作相继展开, 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但只限于国内, 并没有广泛地与国际的工程认证机构进行交流与合作。为了适应国家工程教育的发展形势, 深化教育界与工业界的合作, 提高我国高等学校培养工程师的国际地位, 2006年3月, 我国设立了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专家委员会, 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出席全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专家委员会成立大会并讲话。2007年, 我国分别设置了包括机械类、化工类专业在内的9个专业认证分委员会。2007年8月24日, 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全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试点办法》和《全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专家委员会章程 (暂行) 》。2007年12月1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文正式了全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监督与仲裁委员会。但是, 与国外的专业认证体系相比, 中国还未形成统一的认证标准和程序。此后, 我国发布了相应的实施细则, 如2011年3月, 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发布了《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 (试行) 》;2015年3月, 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发布了《工程教育认证标准 (2015版) 》。这些准备工作都为我国成为《华盛顿协议》会员和即将加入《悉尼协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 高职高专在校生及毕业生人数已经超过了大学本科在校生及毕业生人数, 如何能使高职培养出来的学生更加适应社会的实际需求, 符合行业的发展趋势, 以及在不远的将来走出国门, 参与国际工程教育“实质等效”的相互认证, 正是每一所高职高专院校即将面对的挑战。高职高专工程教育需要参照国际标准进行专业建设和教育教学改革, 加入《悉尼协议》并依据该协议进行高职高专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和工程技师认证, 是必然趋势, 也许将成为我国高职高专改革成效的重要标志成果之一。

二、《悉尼协议》的主要内容及核心理念

(一) 《悉尼协议》的主要内容

   《悉尼协议》从培养目标、学生发展、毕业要求、课程体系、教师队伍、支持条件、持续改进等七个方面对工程专业教育及工程技师认证提出了具体要求。

(二) 《悉尼协议》的核心理念

   《悉尼协议》的核心理念主要是以学生为中心、以结果为导向、倡导持续改进, 与湖南省优质高等职业院校建设标准是相吻合的, 各个高校应在完成优质高校建设的过程中, 积累经验、丰富资料, 为后续的专业认证奠定基础。同时, 要对照国际标准, 扎实开展专业内涵建设, 找出与《悉尼协议》认证要求存在的差距, 按照成果导向实施专业建设和教育教学改革, 建设一流的专业、一流的师资、一流的管理、一流的条件和一流的社会服务, 培养合格的工程技能人才, 提升学校的国际化影响力。

三、高职高专院校基于《悉尼协议》的专业建设改革思路

   按照《悉尼协议》及成果导向理论“制定→建设→达成→反馈”的原则, 采取规范化、标准化、制度化的专业建设改革思路, 可借助“以评促建”“以评促改”的良性循环, 在持续不断的改善中逐步达到《悉尼协议》认证标准要求。具体改革思路为:

1.参照《悉尼协议》, 研究、制订专业改革方案, 逐步提升专业人才培养目标的达成度。目标建设专业可以从行业企业发展趋势、学生方便学习、毕业生工作岗位的技术技能要求等多个方面进行设计和修订, 保证课程的质量与实用性;专业还需要对每门课程的教学方法、教学材料、教学效果等进行综合评估。同时, 可以与专业建设的课程体系标准项结合起来, 通过教学评价、学生全程跟踪调查进行评价和改进。

2.制定教师发展规划, 提升教师队伍综合素质。教师授课效果应是专业关注的重点, 按照学生学习成果来评价、改进教师的教学方法和手段, 提升教师的综合教学能力。这方面的工作可以与专业建设的师资队伍标准项结合起来, 通过教师发展评价、在校生全程跟踪调查进行评价和改进。

3.加强产学研合作, 提升社会服务能力。各专业都有职业、行业特色, 为了满足岗位素质与技能的提升、知识的更新, 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这方面的工作可以与专业建设的培养目标标准项结合起来, 通过五年后调查、用人单位调查进行评价和改进。

   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与学科评估不同, 认证强调工程教育的基本质量合乎要求, 是一种合格性评估, 认证结论为合格或不合格, 并不强调专业评比和排名, 因此能够鼓励学校在满足基本要求的基础上发展自身的多样性。《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议》, 从不同的专业类型对工程教育进行认证, 如工程类、技术类可以满足社会用人单位对各类工程技术人员的不同需求;也从不同学位层次对工程教育进行划分, 学习周期分别为四至五年、三年和两年。各签约成员在互认的学位层次界定上略有差异, 这需要进一步分析与研究, 在中国教育国情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划分。

目前, 我国高职教育发展迅速, 却仍然无法满足社会对工程技术人才质量和数量的需求, 缺乏完善的培养标准和认证制度是一大原因。近年来, 教育研究院所、部分高职院校正在组织对《悉尼协议》进行研究, 部分高职院校正在进行专业认证教改试点:2016年6月30日, “《悉尼协议》协同应用研究中心”在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成立;2016年12月27日, “《悉尼协议》应用研究高职院校联盟”在南京成立;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广东环境保护工程职业学院等高职院校已经聘请知名专家做《悉尼协议》专题报告并且着手实施基于《悉尼协议》的专业改革, 为申请认证做准备;2017年9月18日, 悉尼协议研究院发布了《智能制造类专业建设及认证标准》。

   总之, 我国加入《悉尼协议》是高职高专工程教育及工程技师认证融入国际工程教育的重要途径, 也是顺应经济全球化、人才国际化的时代潮流, 更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支撑。我国各高职高专院校特别是国家示范校、骨干校等优质院校应该提前做好适应《悉尼协议》专业认证和工程技师认证的改革与认证准备工作, 采用国际标准来要求自身, 在持续改进与提升的过程中, 为迎接《悉尼协议》工程技术教育认证奠定良好基础。

来源:机械职业教育,2017年第10期